双剑法师:第七十三章 声音风骚的无口

小说: 双剑法师   作者:延风刃   回目录  举报
    唯一的希望,只有

    特纳抬头,望见坎蒂丝冰冷的目光,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求饶。他敢打包票,要是自己说出来,这个女子一定会把他直接扔下船去喂鱼,不带半点犹豫。

    只有保住了命,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接下来坎蒂丝对这些人的赏罚、拉拢人心没有兴趣,兰修下了船,那些人已经有伤在身,还有船员小哥在,应当不会出问题。

    眼中浮现出一丝神往,兰修记得,据坎蒂丝的预计,明天天气可以正常出航,然后抵达巴特尔城,参加大赛!

    合作愉快!

    战后清完场,兰修和坎蒂丝轻轻地击了个掌。

    谢谢你,兰修大人。坎蒂丝说,这一战带给她的震撼极大,本以为兰修只是水火两系的魔法师,可刚刚她的余光分明看到兰修一发雷电化解了那个三阶武者给她的威胁。坎蒂丝还不知道,刚才的全系魔法套餐她都没看全。

    船员小哥默不作声地走到坎蒂丝边上,一伸手,将特纳的那瓶药液递给了坎蒂丝,随后很自觉地站到了一边,极守规矩地进入看戏模式。

    你们说好的?计划中并没有船员小哥的参与,坎蒂丝望了望船员小哥和兰修,问兰修。她记得刚才兰修看到船员小哥捡了瓶子,就没再管那边。

    没有,我猜的。兰修的回答听上去很不靠谱,竟然是靠传说中的第六感,那可是堪比野兽的船长路飞才具有伟大技能。

    接着,兰修才揭开答案的神秘面纱,证明了那的确是只有路飞才会高端技能,强大至极,独一无二,连各色霸气都得甘拜下风。

    他对你兰修说,然后觉得由自己来讲不太合适,应该那人自己亲口说,便换了个词语进行表述,很有好感的样子,我想应该不会害你。

    对我?坎蒂丝稍稍一怔,目光投向船员小哥。

    船员小哥面容依旧冷峻,他直视着坎蒂丝,没有否认,没有回避,只是直直地看着,回视着坎蒂丝。他的嘴角微微牵起,在目光交汇之际,给了坎蒂丝一个浅浅的笑容。

    船上战败的俘虏们恍惚地感觉,貌似这是他们是第一次看到船员小哥笑说好的cos闷油瓶呢?人家笑了根本看不出来,差评!

    我记得你是叫坎蒂丝面色并未有改变,多年以来,无论是否真心,还是另有所图,对她明确示爱过的男性实在是太多了。坎蒂丝对船员小哥有些印象,不过她在船上的时间太短了,一时想不起船员小哥的名字。

    看心上人想不起来,船员小哥竟然破天荒地说了一句话,而且声音低沉,还很富有磁性。

    船员小哥声音入耳,震碎了所有人的眼镜,众人憋了数秒,内心齐齐憋出一个靠字。他们还能说什么?厉害了我的哥,太他奶奶的无口了,上船后一言不发,比闷油瓶还要闷油瓶,结果居然不是哑巴会说话,而且声音还那么风骚,肯定是去岛国请了大牌声优,像是中井和哉什么的。

    特纳同样也一直以为船员小哥是个哑巴,这船员小哥是五年前来到他的船上的,无亲无故,不和人说话交流,只知道听从命令,说一不二地埋头苦干。特纳早把他看做是那种死脑筋的人,唯命令是从,故而这次行动也带上了他,然后关键时刻掉链子,被反咬一口。

    当然,就船员小哥这种刚晋升入二阶的武者,就算站出来反叛自己,对今日的局势也翻不了盘。真正的变数,还是那个魔法师

    事到如今,特纳怎么还会不明白?

    与其说这是一次棋行险招的出手机会,不如说是等他踩下去的陷阱。

    事实上,为了未来有一天去往大海,坎蒂丝早就私下学成了一套航海术,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她预算出了今日气象和水文上的变异,船只必须靠岸休航,不习惯水上生活的乘客大多也会因为风浪颠簸到岸上休息。

    那天晚上坎蒂丝提出的,可不是邪恶的肉偿关系,而是一套假象。风,只是助力,真正的航行,还需要靠船自身,坎蒂丝会凭借自己的力量走上家族的巅峰。

    她没有真的要追求兰修,兰修没有真的和坎蒂丝不和,也没有真的去往镇上,而是在守株待兔。他和他的朋友们暗地沟通过,走上小镇后,老手温妮一早就发现了特纳谴派的跟在他们后面的几人。

    为了不打草惊蛇,只有兰修一个脱离了队伍,而那个随即分出来跟在他身后的人也被他解决。

    特纳行事,险中有稳,坎蒂丝的父亲对他也有所青睐,半默许着特纳的求爱。坎蒂丝苦于没有一个很好的把柄在手,一直未能把这号人物从加西亚家族中最受器重的那一批人中剔除。这回眼看煮熟的鸭子要飞,一个机会摆在面前,特纳果然急了,迫不及待地选择了动手。

    坎蒂丝一直都知道特纳的那点心思,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爱她,他只不过是想用和坎蒂丝的婚姻来交换族内更高的位置。他不在乎是采用怎样的手段,也不在乎坎蒂丝本人的想法,他想要的,不过是权力和地位。

    见特纳一行人被制伏,他所买通的乘客也很快地认清了形式,傻子也不会想同时得罪加西亚家族和年轻有为的魔法师,痛快地表示愿意作证特纳的罪行。

    人证物证俱全,特纳眼中一片黯然,面色死灭。这次客船航行结束,也会是他在家族中地位上升终止之时。特纳可以想象出,等待自己的,会有严厉的惩罚,会被发配到偏远的地方,此生绝不可能再有返回中枢之日。

    出了这种事,族长眼里哪里还会容得下他?

    今天能对坎蒂丝出手,明天就有可能对族长、对族内任何一个人做。无论是这一任族长手中,抑或是到下一任还未定的族长上任,都再没有他的出头之日了。

    对于野心勃勃,视权力为毕生追求的特纳来说,巨大的打击,让他宛如天塌地陷。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