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剑法师:第四十九章 自己的愿望

小说: 双剑法师   作者:延风刃   回目录  举报
    伊夫林先生、弗罗先生,这就是我的魔法师之路。可能和很多前辈都不一样,但是的的确确是最适合我的,今后也不会为任何人动摇。展示过他的战斗,兰修面向那两位老魔法师,缓缓说道,目光坚定。

    感受着两人皆然迥异的注视,兰修神色坦然。这份从容镇定的模样,让魔法协会不少都心生敬佩,那两个可都是协会里的高层人士,就凭六阶魔法师的水准,进帝国王城里的协会总部都不是问题,换做他们来,早就小腿打颤了。

    兰修脸上带着他时常挂在脸上的那种礼节性的淡淡微笑,话说出口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或者不舍:这些天来,非常感谢弗罗先生的指点。不过,看来我并不适合成为弗罗先生的徒弟,就此别过吧。

    一言落下,语惊四席。

    魔法师、魔法学徒们都傻了眼,拜入弗罗这种大师门下,是他们烧香拜佛也求不来的事情,这少年眼睛不眨一下,直接给弗罗发卡?

    我的娘咧,他们没看错吧?真的是兰修给弗罗发卡,不是弗罗给兰修发卡??

    你!弗罗更是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多少年来,不知多少人哭着喊着求弗罗收下他们当弟子,弗罗都没有同意。像兰修这种破烂天赋的人,能找到师父愿意教就已经该庆幸了,眼下居然

    兰修坚定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改变主意的意思。

    见此情景,群众们便是一阵窃窃私语,猜什么的都有。

    这简直是被当众打了脸,一向顾全面子的弗罗顿时一黑。魔法师向来注重形象,兰修如此做法,无疑让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彻底没有了转好的可能。

    迎着弗罗腾起了怒意的双目,兰修面无所惧,阐述着自己这么决定的理由,黑眸里一片空明:弗罗先生,我要走的路,与您的设想是不一样的,我们的理念从最一开始就有很大的分歧。而且,最重要的一点

    最重要的一点?弗罗冷笑一声,他倒要听听,兰修还能讲出什么歪理来。

    兰修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来,您执意以您的天赋作为下限收徒,想要培养出高阶魔法师乃至魔导士的弟子

    稍稍顿了一下后,他直直地看向弗罗的眼睛,毫不避讳地说:实际上,不过是为了满足你自己,满足你想要成为高阶魔法师、成为魔导士的愿望罢了!

    弗罗身形一震,骤然僵住。

    一味把愿望寄托在他人身上,是逃避自我,懦弱、无能的表现。别人有自己的人生,有自己的选择,你的弟子并不是你未来,也不是你生命的延续,本就不该成为你实现愿望的工具和方式。

    弗罗的呼吸不觉愈发急促起来,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兰修这些平缓叙述的话,正狠狠地翻开他心中刻意无视的某一隅,准确无误地揭开了弗罗一直没有去正面的地方。

    走到这把年纪,他和他人一样,早就认同了自己一辈子也到不了高阶的境地。高阶魔法师,那个最接近金字塔顶峰的地方,跻身于此谈何容易

    如果他自己到不了,亲眼看着自己的弟子又何妨?

    弗罗先生,你的愿望是你的愿望,永远都是你的,不该是其他任何人的。成为高阶魔法师、成为魔导士缓缓吐出一口气,兰修沉静地说出的那句话,彻底击溃了弗罗最后的一线自欺欺人。

    那是——只有你才能完成的愿望!

    不知道为什么,弗罗感到自己的心脏突然嗵嗵地猛跳地起来。这样的感觉,就好像记忆中尚且是少年的他,面对着第一个由他亲手放出的风系魔法,没来由地骤然豪情大发。

    那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愿望啊

    回顾走过来的一生,他有天赋、有努力,把同龄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随着岁月的流逝,有个名为时间的东西,开始让他越来越感到恐慌,在夜深幽梦时分,寒入骨髓。终于有一天,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愿望竟然离自己那么遥远,就算赌上剩下的所有时光成功的可能也不到一成。

    顺风顺水成长起来的弗罗,第一次尝到绝望的滋味,是被时间打败。

    兰修的这番话,同样让原本还在议论纷纷的很多人不自觉地沉默。

    没有把人生完全活成自己的人,又何止弗罗一个。

    漫漫的时光里,多少人顶着孝顺的帽子、按照父母的要求接着书写他们没写完的人生;又有多少人扮演起子女的傀儡师、让子女接着完成自己的期愿?又或者选择绑定他人,依附在别人身上,精神缺乏独立,身边没有戴着那个称谓的人陪伴就天塌地陷

    协会内,静悄悄的。

    兰修轻轻地转过身,他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柯特城的魔法协会了。伊夫林默默地注视着一切,没有阻拦他,因为伊夫林知道,能够说出这些话的少年,一定是自己无法留下的。

    再会了,艾米丽。经过艾米丽身边,两人交错而过时,兰修留下一句话。

    从今往后,他不会再喊艾米丽师姐。

    清澈的声音传入艾米丽的耳中,艾米丽没有挽留兰修,只是不舍得凝望着兰修离去的身影,那白若凝脂的面庞上,目光不觉有些迷离。刚刚兰修的话,也让艾米丽终于知道了这些年来与弗罗相处的违和感,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少年的身影逆着光,看上去挺拔而翩然,就像不会被束缚的苍鹰,在偶尔的憩息后,终究要回到他所翱翔的天空。

    这一刻,在艾米丽的眼里,那个熟悉的身影,不再是即将成为他师弟、让她觉得萌萌哒的那个人。心中莫名地夹杂期一丝别样的情感,糅合在一起,让艾米丽不觉感到些许彷徨。或许,正是因为在她眼中,那已经成为一个男人了,才会变得这般复杂起来吧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